“中科杯”征文选登一

时间 :2021-08-16   |   1112次浏览

二〇一三年十月,将冷未冷的时节,在四川某林业科学研究所档案室工作的李志安收到所里转发的文件,被派去新疆参加为期一个月的培训。接到文件后,李志安不得不在对新婚妻子的依恋中启程前往新疆。


就在李志安快睡着的时候,一阵呼天抢地的悲戚声骤然响起。李志安睁开眼睛,顺着声音的方向抬眼望去,候机大厅西头一个矮小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一位身着浅灰色西装、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倚在候机大厅粗实的柱子上痛哭。老人的脚下,是一个打开的老旧行李箱和散落一地的衣物。
“您叫什么名字?”“您还回忆得起你们单位在哪里吗?”“您不要着急,现在网络很发达,去查一查准能查到您的信息!”聚拢过来的人群七嘴八舌地说道。
(一)
这几箱公文的时间跨度很大,一直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持续到九十年代初。实训开始,李志安刚翻看了其中几份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公文,便有些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诸如此类的公文还不在少数。然而,李志安转念一想,这些公文虽然读起来让人哑然生笑,但就记录历史事件的真实性来说,它们的作用却是难以取代的。就以那些让人发笑的公文来说,当时的社会状态便是如此,倘若换成严谨规范的行文,反倒不一定能反映当时的社会风貌了。
李某出生于一九三五年,公文印发于一九八八年,中间相隔了五十三年。也就是说,农妇李某在五十三岁时,不顾体弱多病,走了二十多里路,到派出所上交了一支手枪。这故事听起来有点让人难以置信!
在接下来的培训日子里,李志安的脑海里时不时便会想起那份厚达七页的公文,有许多关于这位农妇的疑问在他的心中盘旋。

李志安在大学里学的是经济林培育与利用,一个许多人听都没听说过的专业。大学毕业时,李志安一心想找个专业对口的单位,所以考到了事业编制的林业科学研究所。

新疆档案培训后的几个月,李志安早已回到研究所上班,重新回归到忙碌的工作状态。一天中午,李志安接到上级通知,需要立即通知领导开会。很不巧,李志安赶上手机欠费停机了,跑到档案室准备用网银充值时又发现密码忘了,更急人的是,记录密码的私人笔记本,连同那些记录在本子上的独一份的故事,也丢失不见了。
根据公文附件中另一份群众走访记录,在农妇李某前去交枪当天下午,乡干部走访了李某同村的人,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们眼中平凡至极的农妇会有一支铮亮的手枪,更无法相信她病成那样还能坚持走到派出所去交枪。
公文中记录的那位老太婆姓刘,和农妇李某相同的是,刘老太婆也是守寡大半生,两个人在当地都属于外来户,在村子里也都同样的默默无闻……
让李志安感慨的是,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和交枪前的李某一样的人,在这尘世间存在了几十年,给人留下的记忆长度远赶不上他们真正存在的时间长度,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称呼,叫做“平凡的人们”。毫无疑问,李某便属于“平凡的人们”中的一员。
李志安之所以用“有幸”这个词,是因为他觉得,这个世界上肯定有人会觉得李某是幸运的,比如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那个悲戚痛哭的老人。那个老人毕业于名牌大学,毕业后主动申请援疆,因为从事保密工作,身份被注销了,一个四位数的代号成了他的身份……农妇李某的故事多年后尚有档案可查,而机场老人耄耋之年丢了档案,人活在世时恐怕便已被这个世界遗忘了!


二零一四年五月,李志安所在的研究所开始选派人员去新疆对口援疆。通知挂出后,立刻引发了所里人的关注。


得到妻子鼓励后,李志安找领导报了名。领导手上已经有几份老员工交上来的报名表,但是几个班子成员更倾向于选派年轻人去历练历练,看到李志安主动报名,领导很高兴,连夸“年轻人有志气”。
一个多月后,李志安便踏上了新疆阿合奇县的土地。阿合奇县是位于新疆西部天山南脉腹地的一个边境县,地处高寒山区,北部及西部与吉尔吉斯共和国接壤,地形地貌呈“两山夹一谷”总体特征,素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称。
刚到阿合奇县没多久,李志安便打听到了农妇李某生前所在乡的具体位置,还乘车去了那片埋藏秘密的沙棘林。
这是李志安第一次近距离目睹这种耐旱、抗风沙的植物。不过,按照当地干部的介绍,沙棘树一般是每年四五月份开花,但这一年很奇怪,这片沙棘林直到五月中旬才进入花期,到了六月初才开花。
“开错季节的沙棘花!”李志安在心里跟着喃喃道。这片沙棘林生长繁衍了几十上百年,过去花谢花开、盛衰枯荣何尝有人关注过。如今,岁月流转、气象更新,开错了季节也被人注意到了!



随后几个周末,李志安又去了两次沙棘林,在研究考察这种植物的同时,还从当地干部和群众口中打听到了不少尘封的往事。


“农妇李某的丈夫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牺牲了,最先赶到事发地的就是李某。当时,李某丈夫的手枪不见了,战友们都以为是掉在什么地方了。现在想想,应该是被李某当做丈夫的遗物偷偷藏起来了。”一位当地老人向李志安回忆道。
听完这些故事,李志安更加仔细地打量起四周的沙棘树。在他眼中,这片顽强生长的、努力绽放的沙棘林,忽然有了极具象征意味的含义,像极了世世代代在这里扎根生活的老百姓,像极了守卫边疆的战士和支援新疆的建设者,也像极了为爱坚守、朴实无华的农妇李某们……
(五)




当地政府又找到了其他的公文记载,并将这些公文的内容整理上报,上级很快为过世多年的农妇李某确定了军烈属的名誉。
老人了解他的朋友,朋友因为长期干档案工作,养成了将所有收到的资料整理留存的职业病。老人说,自己过去的工作枯燥而乏味,除了那位朋友愿意和他聊聊外,很少人愿意花时间听他唠叨;当然,那个朋友人生不尽如意,也常常会将自己的故事向老人倾诉。
两个故事结局让李志安对自己所处的时代充满了信心,现在的他从心底觉得,平凡的人不管有没有被历史记住,都和沙棘林一样,被时间记住了价值,他们的人生绝不会被抹去。
李志安知道,再过两个多月,山坡上的沙棘果实便会成熟。以前这片野生沙棘林人迹罕至,但现在,乡民们已经了解了沙棘果的可贵之处,到了沙棘果实成熟的季节,便会有许多乡民进林子里采集金黄的果实。
就在李志安的视野里,远处的边防哨所外面如今也长满了一片沙棘林,李志安还曾被哨所请去讲过沙棘苗木培育知识。如今,林子在边防战士们的精心照料下,已经把根深深地扎进了土壤里,它们将长年累月地守护起这片土地,并用美好的沙棘果实回报这片土地上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