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杯”征文选登二

时间 :2021-08-16   |   1112次浏览

闪闪发光的树   陈惠容

小时候,我们的家藏在大山深处,四周群山环抱。我和小伙伴们最喜欢漫山遍野地跑,山林里到处是童年的欢乐。常常能在山坡的灌木丛中,看到一种红色的果子,小小的,袖珍灯笼样,一簇簇挂在枝头,透着节日般的喜气洋洋。摘下一颗放在嘴里,酸酸涩涩,虽不太符合我的口味,但那一团团的火红色的果实着实令人心生喜爱,我一直以为那就是沙棘,它也就那么红红火火地留在我童年的记忆中。

多年以后,长大的我喜欢上了旅行。尤其偏爱去川西,我贪恋那里轻盈的空气,醉人的蓝天,冷峻的雪山......还有,完全颠覆了我童年记忆的--沙棘。在长坪沟冰冻的海子里,一棵棵苍劲的古树破冰而出,或笔直挺立直入苍穹,或虬枝嶙峋风骨犹见,通身枝杆漆黑,黑得令人心悸,在雪山蓝天的映衬下,那是一种沁骨的苍凉。一眼千年,沧海桑田。当随行司机告诉我们那是古沙棘时,我的内心刹那间翻涌起滔天巨浪。海有多深,山就有多高。时间有多漫长,沙棘就有多古老。那些已经历炼成为高大乔木的古沙棘,悄然改变了模样。在川西人迹罕至的高原上,扛住严寒,耐住寂寞,洗尽铅华,无声地站立,迎日升月落,看物转星移,展示生命的顽强与骄傲.....
车行山间,古沙棘带来的震撼依然在心中延续着,我开始关注那些上行时未曾细看的沙棘树。“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沿途到处是高大的沙棘树,粗大的树杆上枝条密布,尖利的棘刺间缀满一簇簇金黄的小果,好多呀!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在川西清透阳光的照耀下,仿佛炸裂的烟花一般炫烂。坐在飞驰而过的汽车上,一团团黄云从眼前闪过。在这块荒凉的土地上,它的出现让我窥见了贫瘠土地上生命的奇迹。这小小的果实,曾挽救过成吉思汗和斯巴达人征战时抛弃的战马,也令一代天骄的将士体魄更为健壮,还让四十年前进藏的解放军在严重的高反时恢复了进藏前的神采飞扬......沙棘,用它亿万年来汲取的天地精髓令自己拥有了神奇的力量。
看着眼前那么多金灿灿的果实,感慨之余也不免遗憾:在我离去之后,它们只能随风而落,与大地为伴。还好,如今已有更多的人们了解了沙棘,在更远更辽阔的土地上,大面积的沙棘被种植,发挥出了更为广范的作用。在荒漠里防风固沙,改善生态环境;大量果实被制作成营养丰富的保健品、饮料、果油,为人们的健康保驾护航。
这便是沙棘,无论以怎样的姿态,都能顽强伫立,坚定成长。越贫瘠,越阳光,越艰难,越昂扬。我再一次认识了它,而且印象深刻又明亮。虽然,它曾以另一种形象长久地留在我的记忆深处,我的纯真年代永难忘却的回响......